哈尔滨什么样的人容易抑郁?抑郁症的易感因素,也称抑郁风险因素。是指使个体更倾向于患上抑郁症,并对抑郁症的发展有促进作用的因素。研究指出,生物学和人格特质以及认知模式和社会环境等多个因素是抑郁症发生的易感因素。

  容易得抑郁症的人的特征

  第一,生物学易感因素

  包括性别、年龄、遗传基因和神经递质水平都是目前较为认可的生物学易感因素。

  年龄:抑郁症多发生于中青年时期,老年人群中抑郁症也越来越常见。

  性别:在生理、社会因素和慢性病等多方面的影响下,抑郁症在女性中的患病率居多,为男性的两倍,多发于职业妇女人群。

  遗传基因:家族中有抑郁症发作病史的人群,患病率是无家族病史人群的10-30倍,并且血缘关系越近,患病风险越高。

  神经递质:单胺类神经递质如5-羟色胺、去甲肾上腺素、多巴胺等与抑郁症发病密切相关。研究证实,抑郁的发生与突触间隙的5-HT等神经递质浓度降低有直接相关。

  第二 ,人格易感因素

  神经质:是一种可以引发多种心理障碍的气质类型,特别是高价人格特征的神经质。这类人群对情绪的调节和应对能力较差,总是对自我心情、社会服务和发展环境等做出负性评估,所以他们更容易遭受理想与现实差异的冲击,更容易体验到消极情绪,会经常处于一种自我批评和自我贬低的不良情绪状态而难以自拔,且这类人群一般不主动接受外界的帮助,最终陷入抑郁状态。

  第三,认知易感因素

  功能失调性态度:功能失调性态度从个体有意识时就开始存在,是一种潜在的、歪曲的认知结构。拥有这种态度的人群总是有种不切实际的自我期待,以过于完美的、近乎苛刻的标准要求自己或他人,常常在日常生活中自动的表现出来。一旦他们遇到应激性生活事件,无法实现过于完美的标准或达不到自己所设定的目标时,功能失调性态度就会被激发,产生对生活、对未来、对社会的一些消极想法,甚至怀疑自己的能力、行为和存在的价值,从而失望或是绝望。

  冗思:冗思是个体面对负性生活事件的一种反应方式。这类人群经常将关注的焦点集中到自身的抑郁情绪中,对周围负性信息的注意和记忆增强,倾向于回忆和消极心情相关的经历和事情,不采取积极的态度和行为,总是等待或逃避,最终导致负性情绪和负性思维的持续存在和延续。当他们对负性情绪反复进行体验时,负性意志力增强,使他们更不愿意面对应激事件,抑郁症状加重,形成恶性循环,最终发展成抑郁。

  负性认知模式:当个体经历负性生活事件时,总是把事情看得很消极,认为自身没有能力,也没有办法解决问题,常常感到无助、无望。这类人群总是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关注环境中负性刺激事件,常有凄惨和无望的想法,对自我和周围环境常常做出消极评价,对未来的生活表现忧虑、恐慌。这种负性偏见往往影响人际交往,妨碍社会功能。行为学数据表明,个人对未来事件的负性期待也会产生消极情绪,甚至加重抑郁心境,如果抑郁心境持续存在,最终可能发展成抑郁症的核心症状,并成为复发的主要原因。

  第四,社会环境易感因素

  社会支持:研究发现,如果一个人得到的社会支持越少、人际关系越差,那么他发生抑郁症的概率就会较普通人群高,相反那些社会支持多,人际关系好的人群就比较容易体验到快乐、满足感。

  家庭环境:研究表明,抑郁孩子的家庭关系往往比较紧张,冲突和矛盾多,父母对孩子的亲密度下降,支持、鼓励和双方互动较少,批评和拒绝水平高,诸如此类的家庭关系就不利于孩子的情感表达和情绪释放。

  应激性生活事件:应激性生活事件越多,事件性质越恶劣,导致的抑郁症状也越严重,尤其是负性应激性生活事件,如自然灾难、亲人离世、重大创伤等。

  社会经济地位:大样本量成人抑郁症患病率的研究比较,失业人群显著高于有业人群,同时还发现自杀率与社会地位存在负相关,社会地位低的人群较地位高的人群自杀风险高。